伊芙琳的七次死亡(7) 作者:[英]斯图尔特.特顿

主页 > 游戏推理 >

伊芙琳的七次死亡(7)

更新时间:2021-06-04 08:24 作者:[英]斯图尔特.特顿

类型:游戏推理 状态:完结 最新章节:大结局

  我脱掉外套,把行李箱拉出来,箱子里的东西因为晃动发出碰撞的声音。我按压箱扣,这个鬼东西竟然上了锁,满心的兴奋和期待变成了沮丧的叹息。我使劲拽了拽箱盖,一次,又一次,怎么也打不开。我去搜寻打开的抽屉和餐边柜,甚至俯下身去张望床底——床下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些老鼠药和灰尘——哪里都找不到行李箱的钥匙。

  只剩下浴缸那里没有搜寻。我着了魔一般绕过折叠屏风,猛地看到另一边潜伏着一个对我怒目而视的家伙,我差点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是镜子。

  发现是镜子后,这个怒目而视的家伙显得有些窘迫不安。

  我试探着往前迈了一步,第一次细细审视自己,万般失望涌上心头。只有在这个时刻,望着镜中这个颤抖、害怕的家伙,我才意识到我本来对自己是有所期待的。我也说不好我是高一些,还是矮一些,是瘦一点,还是胖一点,但绝不是镜子里这个平淡无奇的家伙。棕色的头发、棕色的眼睛,下巴也并不特别,这样的面孔泯然于众,可以被上帝安插至任何一个角落。

  很快我就厌倦了,不想再自怨自艾,于是我接着找行李箱的钥匙,除了洗漱用品和一壶水,这里别无他物。看来不管过去我是谁,消失之前我已清除了自身的痕迹。我感到挫败感十足,想要大声号叫。这时敲门声响起,有人重重地敲了五下门。

  “塞巴斯蒂安,你在吗?”一个粗哑的声音传来,“我叫理查德·阿克,是个医生。他们请我来看看你。”

  我打开门,门外站着个长着灰色大髭须的家伙。那胡子要多怪有多怪,胡梢弯弯的,超出了脸颊。这人已是花甲之年,头顶光秃秃的,蒜头鼻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他浑身酒气,但是高高兴兴,仿佛喝下的每滴酒都化成了微笑。

  “天啊,你看上去糟透了。”他说,“这就是我作为医生的意见。”

  趁我还在纳闷,他错身而入,把黑色医疗袋扔到床上。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,特别注意到了我的行李箱。

  “我过去也有这么一个行李箱。”他说着,深情地用手拂过箱子顶盖,“瓦列勒牌,是吗?当年参军时,它随我远走东方。他们都说不能信任法国人,但我就是离不开法国人做的行李箱。”

  他试着踢了踢箱子,脚却被踢疼了,他不禁皱了皱眉。

  “你箱子里装的是砖头吧。”他冲我抬着头,期待着我的回答,仿佛我必须有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“这箱子锁住了。”我结结巴巴地说。

  “找不到钥匙了,嗯?”

  “我……不。阿克大夫,我……”

  “和别人一样,叫我迪基吧。”他轻快地说着,走到窗边向外张望,“说实话,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,但似乎也没法摆脱它。丹尼尔说你遭遇了不幸的事情。”

  “丹尼尔?”这话仿佛要疾驰而去,我紧紧地抓住了它。

  “丹尼尔·柯勒律治,就是不久前和你说话的家伙。”

  “哦,是他。”

  迪基微笑着瞅着疑惑不解的我。

  “完全失忆了,是吗?好吧,别着急,我在战争期间看过这样的病例,不管病人愿不愿意,过一两天就能恢复记忆。”

  他把我赶到行李箱那里,让我坐在箱子上。我的头前倾着,他用屠夫的那种“温柔”手法来检查我的头骨,弄得我龇牙咧嘴,他还咯咯笑。

  “哦,是的,你这里有好大一个肿块。”他停下来,想了想说,“可能你昨晚头撞到哪里了吧,可以说那时你的记忆就全漏出来了。有其他症状吗?头痛、恶心、呕吐,有吗?”

  “总能听到一个声音。”我窘迫地承认。

  “一个声音?”

  “就在我脑袋里。像是我自己的声音,但是,这声音对一切了如指掌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他若有所思,“那这个……声音,都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它给我建议,有时会对我的行为评头论足。”

  迪基在我身后踱来踱去,捏着自己的髭须。

直接到第分节

推荐小说

夜读侠最新小说